本篇文章1859字,读完约5分钟

编辑:

网络上流行“解体”文学。 1月6日,李承鹏新书《李可乐抗解体记》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大学举行,王克勤、王小山、洪晃、高晓松的名人们从“解体那”文学的讨论出发,对“中国作家作品的现实力量”话题进行了百家争鸣。 对于现代中国文学苍白无力的缺点,“解体”文学的出现可以说是对这个“解体时代”的最直接的强攻。

爆料:“拆那”文学互联网流行 中国作家缺少“钉子户”——

“解体那”文学:用文学抵抗解体

王小山:现在有一种文学叫“解体”。 完全不擅长外语的人可能看不懂。 什么是“解体”? “解体那”等于china的谐音。 我们的时代是解体的时代,解体什么? 我把它拆开。 那是什么?那是代名词。 代代是什么,取而代之的是大家的家,大家的财产。 谁来分解? 这都是问题。 我们接下来讨论这些问题。 李承鹏写新书《李可乐耐分解记》就是这本《分解》。 年,特别是年,祖国的大地、中华大地到处冒着火花和浓烟,好像几乎解体了。
王克勤:为什么正在进行拆迁,或者拆迁越严重,解体越冷酷吗? 严格来说和我们的gdp,也就是中国模式有关。 中国模式是国家主导的引领快速经济发展的模式。 在中国模式下国家的好处高于个人的好处。 实际拆迁是许多人共同面临的痛苦。

爆料:“拆那”文学互联网流行 中国作家缺少“钉子户”——

王小山:为什么gdp的增长会被撤走?

王克勤:我认为拆迁的痛苦是制度的痛苦。 中国很多人的房子不断拆迁,首先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价格问题,如果是很多农民的土地被占领,财产权明确的私有制国家,不是你今天征收我的土地或者拆毁我的房间的问题,我不想拆毁 我想我在美国有个老太太。 日本的东京也想不到。 也想不到200多年前发生在德国的故事。 18世纪中叶,国王威廉二世在柏林修理宫殿。 有一天,他去宫殿玩了。 看不远,法院把通知书交给皇帝,要求皇帝放回去。 德意志皇帝曾经这么说过。 原来我当皇帝也做不了想做的事。 幸运的是有独立的司法。 我在这里强调一个问题。 私有制是被拆迁人的最后选择。 如果我家是我的,如果我们的法律保障我们的私有财产,不要神圣侵犯我的资产,你能拆毁我吗?

爆料:“拆那”文学互联网流行 中国作家缺少“钉子户”——

高晓松:就拆迁举个例子。 我住在美国,那个小区还不错。 据说拆迁花了4亿3000万美元,但由于1户、2户没有解体,所以一直在等,等了26年。 美国是这样的。 如果地上没有房子的话,我要交地税。 地上有房子的,必须交房产税。

爆料:“拆那”文学互联网流行 中国作家缺少“钉子户”——

王小山:如果有房子的话,70年后是谁的?

高晓松:永远是他自己的。 我在西方待了很长时间,我认为普遍问题比普遍价值多得多。 人们的贪婪、冷漠、失去爱的能力和孤独都不是制度造成的,而是人们自己的问题。

人学比文学更重要

李承鹏:美国花了26年时间拆毁了公寓成为学校。 我们可以花两天半时间拆除街道盖学校。 我在书中有一个观点。 什么是公共利益? 一个个体的好处不能说是公众的好处吗? 100人的好处才是公众的好处吗?

高晓松:政府总是说,其实它是由人组成的。 与其每天反省政府,不如想想是谁。 他们是外星人吗? 他们是天生邪恶的外星人吗? 他们是怎么变成那样的? 他们不是我们自己周围的人吧? 今天的大学生毕业后一半成为公务员,进入政府,一半成为我们。 成为他们的人呢? 与其反省政府,不如反省我们自己。 没有一个政府是由外星人组成的。

爆料:“拆那”文学互联网流行 中国作家缺少“钉子户”——

王克勤:我认为不能轻易责备公务员。 这是人的问题。 我认为制度本身是一种叫做制度文化的文化。 制度文化是强制性的文化,可以改变很多以前传下来的文化。 为什么我这么说? 我只说交通规则。 城市道路上有各种各样的道路交通规则,驾驶草原的司机自由奔放自由驾驶,但进入城市后多次被???,被困在看守所,之后接受制度文化,在城市开了1年、2年车后成为了习性文化。 所以,制度是最能改变人的。 因为“文革”期间这么多红卫兵享受、追求和做梦是由当时的整个社会环境和当时的制度决定的。 我没有共同讨论美国有多好,德国有多好,我们没有共同讨论人类面临的制度问题。 我想一会儿,没有产权的地方没有公正。 前几天同事和我说了问题。 我现在有不好的倾向。 80年代、90年代的好民营公司的房子和曾经重要的官员。 他们兴起的公司后来也相继被收购了。 例如,今天的王小山是某县的县长。 帮我私营公司,我觉得私营公司比较好。 你可以让阿姨用20万元收购3000万元或5000万元的公司。

爆料:“拆那”文学互联网流行 中国作家缺少“钉子户”——

高晓松:红卫兵的问题不是制度问题,法国5月暴风雨时年轻人也上街了,但他们没有抢劫。 美国也没有上街。 他们去听摇滚乐了。 四十万人裸体在地上打滚。 如果来到我们这里,这是打破。 革命的时候,你应该挨打还是听摇滚乐,还是吸毒? 我们选择的是打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