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4734字,读完约12分钟

朱时茂:佩斯有点肌肉。 我是他的好朋友!

在1982年的电影《牧马人》中,朱时茂让观众认识俊颜。 但这位电影演员之所以真的广为人知,是因为陈佩斯和央视春晚搭档演了十多年的小品。 近十年来,朱时茂逐渐淡化了大众的视野。 然后他再次回来,新身份是兔子年初上映的电影《不戒烟不戒酒》的导演……这首曲子曲折,真正影响朱时茂人生态度的是小高尔夫球。 这天,朱时茂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采访,诉说了半生的感慨:“人生越真实越轻松,越轻松越真实?!?/p>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1

好的主题素材不能被别人糟蹋
导演“戒烟不戒酒”,朱时茂刚开始就是“追鸭子陈列”。 虽然他已经不年轻了,但他想拍流行电影。

羊城晚报:我没做过导演,你怎么突然想试试?

朱时茂:其实我本来对导演也有点兴趣,没想到会去。 后来看了《不戒烟不戒酒》的剧本,打算投资,但其他几个投资者咨询了我,觉得这位导演很难找到——大牌导演谁都不合适,冯小刚对喜剧的理解还有点水平。 找其他导演吧。 浪费,搞砸了。 结果,大家都说最好自己来。 我也觉得是这么好的东西,很舍不得别人拍,所以我决定自己拍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羊城晚报:你的新导演上任了,剧本做了什么大的改变吗?

朱时茂:那正是卓越的改变。 原来这部戏是比较下层的北京胡同人物,土偏土,我把它换成了白领,换成了海上。 我一直对美术师说。 你要找北京最流行的场景! 他们去找,再找一个,我说不行,太土了! 我喜欢那部有阳光的彩色电影。 我的要求很高,但那是因为我不想拍大宗商品。 要第一次当导演,我必须做高级工作。 否则,我过去的名声将打入冷宫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羊城晚报:大家不知道你是时尚的人吗?

朱时茂:和时尚不同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。 我认为自己镜头的解决是最时尚的,但每个场景的联系都不符合规则。 现代人说普通生活的节奏变了啊。 我的时尚是在同一时间给观众越来越多的新闻量,不断刺激观众,给他们很多看不见的东西,让他们永远跟着我的节奏走,不给他们打瞌睡的时间。 比如,我在和杨恭如演亲密的戏。 虽然是先进的门,但是上床以来一直在离开。 用什么填? 第一击,鞋子被踢飞了。 二是领带在空中飞。 第三,上衣在空中飞。 第四,裤子在空中飞。 第五,我和杨恭如躺在枕头上。 五个场景很吵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羊城晚报:让子弹飞》看到了吗? 我节奏很快。

朱时茂:我看到了。 那个节奏也很好。

2

包袱皮都是“皮薄馅重”。

我演过很多受欢迎的小品,朱时茂说它不能用于电影。 他拍的喜剧电影,搞笑在故事里。

羊城晚报:为了让现在的年轻观众感到新鲜,怎么做台词?

朱时茂:我征求周围年轻人的意见。 也征求儿子的意见。 在第一个剧本阶段,我找了一个有点20多岁的人,让他们用自己的口气再说一遍台词。 不一定要使用网络语言,至少不要使用旧的一套。

羊城晚报:这是一部喜剧片。 很多观众可能会觉得这是当年春晚小品式的搞笑节目吗?

朱时茂:不,这部电影用的负担都是皮薄馅重。 绝对不是坏事。 我可以这么说。 我不会说这部电影没人好看。 以前大家都很开心。

羊城晚报:陈道明看电影说“总是不认真”,张国立也说能拍这样的电影是“不可思议”。

朱时茂:哈哈哈……张国非常喜欢这部电影,其实至今为止看过这部电影的专家和外行都很好。 陈道明说我“总是不认真”,是我第一个开始的是床戏。

羊城晚报:夫人对此没有意见吗?

朱时茂:夫人没有意见。 我们在做艺术。 你可以知道。

羊城晚报:陈道明和张国立这些行业的人有给第一次当导演的你的建议吗?

朱时茂:老实说,在导演方面是第一次,但真的不疏远。 别自夸在现场很熟练。 我们的摄影组在摄影上没有矛盾,所以导演证明大家都很有魄力。 这不是知名度,而是水平。

3

我的朋友比陈佩斯多得多

说到陈佩斯,朱时茂坦率地说对方是个朋友少的人。 当时在舞台上,陈佩斯很亲近,朱时茂很冷淡,但在生活中可能正好相反。

羊城晚报:你的小品老伙伴陈佩斯也来观众席了。 他很长时间没有上映电影了吧?

朱时茂:其实一开始我不想自己当主演,所以想成为佩斯的第一主角。 但是他已经和别人签约了戏剧,所以没办法。 他说,那我来演配角吧。 我找到了最适合他的角色。 是有点说话太多的房子出租中介,而且在和我玩对方的戏。 他这次很认真,说没开始拍摄就去剧本,背单词。 他说他不再拍电影了。 如果我不找他,他就不能给人演戏。 佩斯有点肌肉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羊城晚报:你也是个认真的人。 在那之前两个人的合作小品不是经常吵架吗?

朱时茂:那是常有的事,而且太吵了! 我们的剧本都是自己编的,吵架了还没有人调停。 然后找姜昆和马季,让他们当和事佬。 有时夫人们也会去平衡。 但是,我确实认为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。 所以,吵闹,合作很开心。 你现在把他拉出来听,谁是你的好朋友? 他一定说他是茂君。 后来,我们俩不再合作了。 那有很多理由,和我们俩的关系格格不入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羊城晚报:你还记得第一次春晚吗? 有什么错误吗?

朱时茂:那时很兴奋,连直播都很兴奋。 但是,真的绝对的,其实我们每次直播上台之前,都在后台彻底决定了语言,每次直播,我们俩都比彩排的时候表现得好,没有几个错误。

羊城晚报:后来没有到春晚。 你们俩失去过吗?

朱时茂:不,反而轻松愉快。 我想春节之前已经没有压力了,那种心情很舒服。 我想他也一样。

羊城晚报:大家都想知道。 你们俩的生活和舞台一样吗? 你是认真的。 他搞笑吗?

朱时茂:相反。 在我们俩的生活中特别不同。 生活中我朋友特别多,比他开朗。 他是个朋友很少的人。 我每周在家吃饭一次,其他都和朋友出去吃饭。 他要是能每周出去吃饭两次就好了。

4

打高尔夫球领悟人生的真谛

第一批“牧马人”成名后,在春晚舞台上用“吃面条”和“警察和小偷”等小品轰动全国,经历了平淡,然后现在突然东山再起,朱时茂仔细看了这一切。 他说心情好的诀窍是打高尔夫球。

羊城晚报:你从过去几十年的东西上掉下来,看起来很开吗?

朱时茂:看得很清楚。 我以前是电影出身,后来演了小品,其实没把它作为普通职业做过,等于职业业余爱好。 后来,从1996年开始打高尔夫,现在打了,又改变了我。

羊城晚报:怎么改法?

朱时茂:比如说,你不要再在意某个球了。 而且,你总是一个人和自己比较,没有裁判,挑战自己。 即使没有人,你也要把球一个接一个地打入洞里,是真的。 这就是人啊慢慢地,你能感受到那种更现实的感觉。 以前说过打麻将可以找到儿子,但我想打高尔夫球的话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人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羊城晚报:你认为过去自己最受欢迎的日子是不真实的吗?

朱时茂:确实有点不真实。 我觉得比以前更现实了。 人生越真实越轻松,越轻松越真实。

羊城晚报:你和陈佩斯一起打过高尔夫吗?

朱时茂:他啊,去过几次,我在旁边负责捡球。 哈哈!

5

微博开枪只是为了发泄感情。

为了传播“戒烟不戒酒”,朱时茂成了热点人物——他和“乐趣大本营”吵架了。 事件起因是“快乐的大本营”要求他出演节目,人们说他是演员云集,“没有本事”。 朱时茂生气时在微博上说:“你们的胳膊是谁? 什么是胳膊? ”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羊城晚报:与“乐趣大本营”的矛盾,到底怎么样了?

朱时茂:这件事其实和我没什么关系,制片人联系过我。 我说了很好。 人聚在一起,准备去的时候,他们突然变卦了。 我真的有点生气,在微博上说了几句话,没想到会招致那么多谴责。 有些网民有点过分,语言上很脏,没有看到任何评论。 大家想怎么说,想怎么说? 我觉得人类会说信用。 既然我说了,我随时负责,说话。 所以很长时间以来我在娱乐圈有很多朋友。 但是这件事过去了,对方说我们要炒它,我真的不需要。 当时发微博是发泄感情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羊城晚报:你好像也不怎么坐微博啊。

朱时茂:我不怎么去微博,所以我觉得最好当面沟通。 我们剧组的王思懿,简直是微博控制! 你说,在一个房间里,这些人没有说正经事,所以必须面对面在那里微博。 这我不能理解,你直接说就完了!

羊城晚报:你喜欢喝酒的时候和人聊天吗?

朱时茂:喜欢喝两杯,人一喝酒,感觉就近了。 本来我还喝很多,现在以葡萄酒为中心还喝啤酒和二锅头。 喝酒也是品位,是人生不可缺少的生活乐趣。

羊城晚报:那你还继续拍关于这酒的故事吗?

朱时茂:那天,中影企业发行的人告诉我早点准备续集吧。 我也想继续自己拍,这个故事还有很多。

6

我想为儿子的事业“铺路”

朱时茂的夫人范旭霞比他大两岁,和他同年被山东烟台邀请加入福州军区剧团。 当时两个人一个人15岁,一个人13岁,可以说是青梅竹马。 结婚后,两人于1992年生下了儿子朱清杨。 现在夫人和儿子在美国。

羊城晚报:听说这次当了导演,提升了夫人和儿子。

朱时茂:她(范旭霞)的观众席是偶然的,当时想请田华老师来观众席。 拍摄那天田华老师没有照顾我,我害怕陪着她。 结果,她站在旁边,露出了几个镜头。 但是平时不要让她来,你说那么激情剧,她怎么看? 哈哈! 儿子啊,正好他暑假回国,什么都没有就被我拉走了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羊城晚报:这几年你太太在美国和儿子在一起。 你一个人不在家吗?

朱时茂:我和儿子经常用电话传达信息。 两个人一打十几二十分钟的国际长途,谈论镜头的理解。 他在美国也学导演,个性像我。 业务上他很听我的,她妈妈负责他的生活。

羊城晚报:儿子学导演的专业也受到你的影响吗?

朱时茂:他问我当演员好不好。 演员不一定需要学习,将来也可以演,导演是学问。 我必须去研修。 他听了我的建议。

羊城晚报:能给儿子找个机会当导演吗?

朱时茂:我打算在他拍毕业作品的时候,给他收集戏剧,给他发挥的机会。 我儿子还得有很多。 我三岁就被扔进游泳池学游泳了。 后来,我学了滑冰、街舞、钢琴、中国武术、空手道。 他在他们学?;故俏涫趵鲜??

羊城晚报:你好像很望子成龙啊。

朱时茂:我没有逼他。 他自己喜欢的是诱惑他的有趣的事情啊。

【老茂插曲】

练习空歪脖子

不小心成为“红娘”

以前演样板戏,踩跳板跳得很高。 朱时茂重复某个练习空一周,结果空重复了半周以上,头朝下在地上种下“种子”,去掉了脖子总是横向倾斜的后遗症。 另外,老茂的老同学赵玉珍说在以前的班里排练《红灯记》,朱老茂扮演了日本兵。 他的脚又粗又大,所以还穿不了通常的绒毛靴子,只是给他做了特大号的鞋。 这双鞋就这些,没有分号,每次拍完戏都是汗,闻起来很香。 第二天,他的鞋一出来,这味道就像古龙写的,“杀气”弥漫在房间的每个角落。 茂先生也因此被所有人骂了一顿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不小心成为“红娘”

很多人不知道王志文夫妇的“红娘”其实是朱时茂。 朱时茂说:“当时北京有队,组织演员去打球。 陈坚红给我打电话说茂哥,来上海接你。 到了上海,邀请他们的家人来吃饭,最后叫了王志文等朋友。 ”。 陈坚红和王志文第一次见面时,他说:“我们吃饭喝酒,志文也摇摇晃晃地喝着。 分手的时候,大家都说要拥抱我! 我清楚地记得陈坚红和王志文拥抱在一起”。 朱时茂说当时他感觉很奇怪,第一次见面是怎么拥抱的? “后来,两个人说我介绍了他们的认知。 ”朱时茂笑了。

爆料:朱时茂:陈佩斯有点一根筋,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

【记者的形象】

我们这一代人看到了在春晚长大的,朱时茂和陈佩斯的小品看了很多。 形象上,陈佩斯是所有人都爱的主角,他登场还没开口,大家就先笑了。 然后,朱时茂,他是那个衣冠楚楚的小丑,看到陈佩斯嘲笑他,我们都很开心,没办法。 但是采访朱时茂,我知道大部分人都想反过来。 在舞台下,他活得比陈佩斯更轻松,更受欢迎。 他选择在57岁的年龄再次出发,冒着“晚节不?!钡奈O?,成为初学者的监督,甚至有勇气做自己喜欢的事。 现在不是职业高尔夫高手的朱时茂说抛弃人生重担的是高尔夫。 也许我们都应该学会寻找我们人生中的“高尔夫球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