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1976字,读完约5分钟

2003年愚人节,张国荣(哥哥)用永远离开的方法跟世人开了个大玩笑。 眨眼之间,张国荣去世八周年了。 虽然他离开了很多年,但关于他的点滴依然令人在意和怀念。 张国荣和吃愚人节“最后午餐”的朋友,张国荣离开人世前想谈论的哥哥生前好朋友、室内设计师莫弗雷德·莫克的采访最近刊登在香港周刊上。 离开的那天,哥哥吃了什么? 食欲怎么样平时是私人的,哥哥和朋友相处得怎么样? 还有那些苦闷? 好吧,和alfred一起来,alfred说,时隔多年开始这个话题是为了呼吁政府和大家关心感情病。

爆料:还原张国荣死前6小时:不停抽烟,手拿水杯都颤抖——

他离开前的中午

●时间: 2003年4月1日

●地点:香港铜锣湾fusion餐厅

●装扮:穿着jilsander浅灰色西装,里面有深灰色的t恤,戴着口罩。

●餐单:一个意大利粉(食欲还不错)

"死了,最直接的是跳楼. "

根据alfred的回忆,8年前的4月1日,哥哥张国荣打来了吃饭的电话,所以预定中午1点左右在铜锣湾的fusion餐厅见面。 alfred一踏入,哥哥就已经戴着口罩坐下了。 当时他穿着一套浅灰色的西装。 里面有一件深灰色的t恤。 当时点了意大利粉。 食欲很好。 两个人一说话就三个小时,alfred说:“我觉得他很紧张,手不停地颤抖?!?哥哥还抄了alfred的身份证号码。 “他六个月前问过我,那天我又听说过一次。 ’哥哥打算在遗嘱里留下一个小礼物给他,但他拒绝透露是什么样的礼物。

爆料:还原张国荣死前6小时:不停抽烟,手拿水杯都颤抖——

在两人的发言中,哥哥对alfred说:“如果病得很严重没有药,该怎么办? ”。 听到这个问题,alfred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,说:“吃安眠药。 如果找到人就帮大忙了?!?“你错了,”哥哥坦率地说。 “死的是最直接的跳楼。 ”。 听哥哥的话,alfred赶紧摇摇头,“我和你这么贪婪,怎么能这样,就像鸡蛋掉在地上一样,如果不小心被人推着……还是躺在床上比较好……”

爆料:还原张国荣死前6小时:不停抽烟,手拿水杯都颤抖——

"那家酒店的窗户打不开. "

那时,哥哥已经继续找医生了。 各种说法不同,他更糊涂,情绪低落,那天吃午饭,alfred建议和哥哥一起去美国看医生,哥哥说:“叫我去四川,现在是sars高峰期,哪儿也去不了。 ”。 吃完午饭,哥哥多次送alfred去企业。 不管是开门还是开车,哥哥都很小心,显然很在意sars,似乎很重视健康和生命。 下车前,alfred提醒哥哥:“赶紧回家换衣服,约人打球?!?每周二哥哥的习性是答应唐唐打羽毛球,哥哥实际上对他说“不用再打电话了”。

爆料:还原张国荣死前6小时:不停抽烟,手拿水杯都颤抖——

alfred想起了到达企业电梯前突然惊险,哥哥说那家酒店的窗户打不开。 所以他马上给张绿萍打电话,希望她能找到哥哥。 张绿萍打电话说他知道哥哥在中环。 因为我和陈淑芬约好了见面。 6点40分,哥哥跳了下来,结束了自己的一生。

爆料:还原张国荣死前6小时:不停抽烟,手拿水杯都颤抖——

在内地演戏没有受到打击

时隔多年,alfred说要发生什么事情无法停止。 他明确表示哥哥怀疑自己碰到了邪恶,但自己能做的只是和哥哥一起去美国看医生。 他想起午饭时哥哥害怕sars戴口罩,有人认出了他,他又对人笑了。 哥哥上午10点多给alfred打电话,自己开车出城,无目的地在周围兜风,对alfred说那天早上很辛苦。 我只是想把车开得快,最好这样撞车算了。 他想起自己约好了alfred就来吃饭了。

爆料:还原张国荣死前6小时:不停抽烟,手拿水杯都颤抖——

哥哥为什么情绪障碍,alfred分解为“想当导演,大陆一个上司很欣赏他,想投资他演戏”。 哥哥选择了描写1939年发生在青岛的故事的剧本。 “我在青岛做过室内设计。 他问了我很多意见,找了《霸王别姬》的幕后主使,告诉我一切都在盛行。 ’后来,我觉得剧本和青岛外景有距离,他情绪低落,投资老板出了问题,资金不足,哥哥更震惊了。

爆料:还原张国荣死前6小时:不停抽烟,手拿水杯都颤抖——

手里拿着杯子在发抖

“哥哥有心情障碍,首先看不见,头系在一起”,胃酸倒流,烧伤了嗓子。 哥哥去澳大利亚看过医生,被建议戒烟,但因为当时有合同,录音棚录唱片的声音不完美,所以更沮丧。 当时还有四份约定在等他拍,可惜没精神,睡眠不好,多抽烟,接一根,手里拿着杯子也发抖,一动也不动,灵魂不离。

爆料:还原张国荣死前6小时:不停抽烟,手拿水杯都颤抖——

计划2002年夏天去看世界杯,哥哥还是推了推,说晚上听到声音,心情不宁。 哥哥发病期间,alfred每周和他见一两次面,成为了精神科医生。 “可能很多大师都有不同的意见。 我不知道问谁,所以让他混乱,有心情。 之后,家人不要让他接触。 也许也有他们的理由。

爆料:还原张国荣死前6小时:不停抽烟,手拿水杯都颤抖——

呼吁关注情绪障碍。

哥哥离开后,公开知道alfred是和哥哥吃最后午饭的人,所以日本、台湾、香港等各地的媒体找他电话不断,8年后才决定谈张国荣。 alfred的目的是呼吁越来越多的人关心这个群体。 接受访问的当天,alfred的亲戚也选择了和哥哥一样的方法离开。 访问期间,alfred多次谈论感情病对人的负面影响。 我不会忘记在访问结束前再次呼吁。 关注周围人和朋友的感情病,快带医生去,快治疗,不要使病情恶化。 (宗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