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2103字,读完约5分钟

    巴黎——周四,当法国在悼念亡者时,一场大追捕调用了数千名警察搜捕两兄弟。这对兄弟涉嫌在一家讽刺报纸的办公地点杀害了12人,其中包括两名警察。

    包括火车站、地铁站、百货大楼和媒体驻地在内的关键场所均有警力?;?。据称,警方正在将针对两兄弟的搜捕范围缩小到法国北部。在那里,全副武装的兄弟二人闯进一家加油站找食物,后来又遗弃了一辆周三从巴黎逃逸时用过的汽车。

    在加油站被人看到,再加上皮卡第的维莱科特雷镇发现的那辆车,让举国上下都对此事产生了热切的关注。至少在这个不常见的官方全国哀悼日的正午默哀一事上,法国似乎团结在了一起,共同捍卫其言论自由和宗教宽容等价值观。

    数千人身上贴着写有“Je suis Charlie”(我是查理)字样的贴纸,“查理”指的是那家有编辑和知名漫画家遇害的杂志社。一档名为“《查理周报》全国行动”(Charlie Hebdo National)的电视节目持续直播对逃亡中的两人——34岁的赛义德·库瓦奇(Saïd Kouachi)和32岁的谢里夫·库瓦奇(Chérif Kouachi)——的搜捕。

    枪手精准、镇定地杀害了多人,另外还杀伤11人。在多段视频中,他们高喊“真主至大!”和“我们替先知穆罕默德报了仇。我们摧毁了《查理周报》!”一名目击者称,那些男子说他们代表也门的基地组织(Al Qaeda)。两名美国官员周四表示,这对兄弟与基地组织的也门分支有关联,但他们拒绝透露这是否意味着嫌犯一直与该组织有联络。

    人们质疑事前了解兄弟两人情况的警方和安全机构,为何未能阻止袭击。这对兄弟中的一人曾因圣战活动而入狱。

    在这里,默哀得到了广泛的尊重。但一些人担心,考虑到杀戮带来的震动,这种举国团结的感觉可能持续不了多长时间。出版人、政界人物阿尔希·德朗巴尔希(Arash Derambarsh)将此事比作美国的9·11事件。9·11事件中,基地组织中的穆斯林极端分子攻击了美国经济和政治实力的象征;此次事件中的被攻击对象是规模很小且常常显得粗鄙的讽刺杂志,但它是法国世俗主义、自由和宽容的重要文化象征。

    “这是言论自由及我们的文明与那些试图扼杀它的人之间的一场战争,”德朗巴尔希说。

    《查理周报》宣布,尽管失去了这么多极具才华的员工——在法国一代人中最负盛名的漫画家——该报将于下周三如期刊印,印量也将是100万份,而非往常的6万份。

    但同仇敌忾的氛围是稍纵即逝的。周四上午,就在首都以南的一个地铁站,一名女警察在一场枪战中殉职,另有一名市政府工作人员受伤。事件引起了恐慌。

    警方表示,此事似乎与攻击事件无关,并宣布已经逮捕两人。但还发生了其他事件。检察官表示,法国东部的一家土耳其烤肉店发生爆炸,但没有伤亡报告,两座清真寺遭到枪击。

    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,移民问题在法国及欧洲各国已经成为一个重要且敏感的话题,袭击事件突显出西方价值观与宗教极端主义之间有时存在致命冲突,有关移民问题的激烈争论因此会变得更加重要。

    法国政府迅速行动,试图抓捕逃犯,安抚民心,政府宣称开展了一些低级别的逮捕行动,称在过去18个月中至少挫败了五起精心策划的恐怖袭击活动。在法国北部及首都巴黎,警戒级别已经被提高至最高级。兄弟两人中的赛义德将身份证件落在持枪人员使用的第一辆车中,让警方找到一个突破口。周三夜间,这辆车在发生碰撞后遭到遗弃,据称,车上载有燃烧弹和圣战组织旗帜。

    据一家加油站的经理透露,几名蒙面男子手持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抢劫了加油站,当局似乎得到了另一个机会。巴黎警察局发言人泽维尔·卡斯塔因(Xavier Castaing)表示,两名符合嫌犯特征的男子被发现位于维莱科特雷,据称,他们开着一辆灰色雷诺(Renault)Clio汽车,与两名嫌犯周三晚些时候劫持的汽车的型号一样。

    谢里夫·库瓦奇引起了相当大的兴趣,他曾因为参与恐怖分子小组,招募法国圣战分子前往伊拉克作战,于2008年被捕。他在监狱服刑18个月,据信,他在服刑期间变得更加激进??ㄋ顾虮硎?,兄弟两人都受到警方及安全部门的关注,但他们明显没有发现这场精心策划的攻击活动,就像2012年的情况一样,当时警方没能阻止穆罕默德·梅拉赫(Mohammed Merah)以基地组织的名义在法国西南部杀害七人,尽管相关人员在梅拉赫服刑期满后仍对他进行了跟踪。

    已经与法国安全官员交谈过的法国恐怖主义分析中心(French Center for Analysis of Terrorism)负责人让-夏尔·布里萨尔(Jean-Charles Brisard)表示,警察和安全官员人手不足,无法对每一个蹲过监狱的人进行全面监控。他表示,当局对谢里夫·库瓦奇“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监控,但他们后来判定他不再构成威胁,或威胁降低,他们还有其他更要紧的任务”。

    在1000至2000名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作战的法国公民中,大概有200人已经返回法国,“这是资源问题,”布里萨尔说。“全天24小时跟踪一个人的工作至少需要20个人完成。而且不可能对所有人都进行监控,即便合法,这也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   第三名嫌疑人——18岁的哈米德·穆拉德(Hamyd Mourad)在巴黎东北部145英里(约合233公里)处的沙勒维尔-梅济耶尔向警察局自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