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2144字,读完约5分钟

    两个世纪以来,英国的教育评分制度一直将本科学位划分为五个等级,从一等到不及格。而如今,这一评分制度已是满目疮痍,至少批评家们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   为完善这一系统,21所大学于2013年11月开始试行美国式平均绩点(GPA)模式,希望藉此更好地评估学生的学习情况,并帮助解决分数通胀和其他问题。GPA的计算方法是,将学生获得的学分相加,然后用总学分除以学生获得积分课程的门数。

    但英国学术界也不乏反对人士。有人说,这一举措从一开始就存在缺陷,可能会侵蚀英国延续了几个世纪的评分制度,而这一制度是英国高等教育的支柱。

    剑桥大学(University of Cambridge)政治和国际研究学院院长克里斯托弗·希尔(Christopher Hill)说:“我认为,这种GPA改革有点类似于在学术界推行美国的教育职称,例如助教、副教授或正教授。这是高等教育的美国化。我觉得它难以发挥人们所期待的作用,也不大可能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。”

    英国大学的学位等级制度与美国的拉丁文学位荣誉制度有些相似,它将学位划分为五个等级:一等;二等甲等(称为2.1);二等乙等(称为2.2);三等;普通通过。

    这一制度的部分问题在于,随着时间的推移,获得一等学位或二等甲等的学生越来越多。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(British Higher Education Statistics Agency)的数据显示,2011年夏季,约三分之二的毕业生都拿到了二等甲等或以上学位。

    此外,批评家抱怨,等级划分的标准过于宽泛。它最终将学生分成了两大阵营——要么是二等甲等及以上等级,要么是二等乙等及以下等级。处于第二阵营的学生们经?;嵊写彀芨?,尤其在眼下,二等甲等往往是企业招聘的最低门槛。GPA的支持者认为,这一制度能更好地反映学生成绩的梯度,而不是人为地创建出若干等级。

    莱斯特大学(University of Leicester)的校长罗伯特·伯吉斯(Robert Burgess)爵士说:“我们需要的是精确的评估,而两大学位等级之间所形成的巨大鸿沟对此毫无益处。”伯吉斯爵士负责监管正在英国21所大学开展的GPA测试工作。

    他说:“如果试点成功——我个人觉得没有失败的理由——改革工作将一路高歌,因此,我预计,所有的英国大学在2020年前都将采用目前正在测试的全国性GPA模式。”

    由于英国政府赋予了大学自治权,因此是否采用GPA制度是自愿的,但这一理念确实拥有强有力的支持者。英国大学与科技部长大卫·韦立兹(David Willetts)要求开展GPA调研工作。该工作由支持教学和学习的独立组织教育高等学院(Higher Education Academy)负责牵头。参与这一项目的大学中不乏一些知名大学,例如诺丁汉大学(University of Nottingham)和伦敦大学学院(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)。

    这些大学向学生同时提供传统的学位等级和GPA。今秋,高等教育学院计划发布参与学校的体验报告。

    对于罗伯特爵士来说,评分改革应作为高等教育的重点工作来抓。他说:“为了学生,我们能够也应该把工作做得更好。”

    然而,一些学校对这一改革持反对态度,包括像牛津和剑桥这类知名学府。这些学校反对的部分原因在于,它们所授予的一等学位是一种社会标识,代表着优异的成绩。包括首相大卫·卡梅伦(David Cameron)在内的众多名人都拥有一等学位。

    一些反对者认为,即便抛开传统不谈,改革也无法实现预期的目标。南安普顿大学(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)现代语言学院院长迈克·克里(Michael Kelly)说:“我知道,GPA拥趸的主要观点之一就是,它能消灭学位等级划分中存在的‘断档’现象,并让划分更平稳、更具连续性。但是反对派认为,它只会造成更多的‘断档’。”

    他还对新评分标准可能会带来的疑惑表示担忧。他说:“人们大概知道二等甲等意味着什么。”

    白金汉大学(University of Buckingham)校长特伦斯·奇利(Terence Kealey)认为,GPA制度无法缓和学分通胀问题。他说:“GPA制度要比传统的学位等级划分更为公平,因为它包含更多的信息,而且它摒弃了学位等级之间近似随意而为的划分。但是,它并没有解决学分通胀这一当务之急。”

    的确,在美国,尽管学校使用的都是GPA制度,但是学分通胀仍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    罗伯特爵士反驳道,采取GPA制度是在为开展更大的讨论铺路。他说:“首先,我们必须承认,学分通胀是存在的,而引进GPA制度将引发人们对‘打分举措’的讨论。”

    他表示,比较好的做法是,让高等教育专家密切留意,学分是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。

    最后,问题可能还是在于学生自己。全国学生联合会(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)在负责监管GPA试点工作的委员会中安插了代表。该联合会对改革的效果感到担心,同时表示,联合会将支持改革,但前提是大多数英国大学在同一时期采用GPA制度。

    诺森比亚大学(Northumbria University)校长安德鲁·沃西(Andrew Wathey)说:“关键在于学生和毕业生的反应。我们期待看到试点的效果,因为老一套的传统解决方案已成为明日黄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