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3049字,读完约8分钟

摘要:先知的预言和科学家的预判都充满悲观情绪。

  神要是公然去跟人作对,那是任何人都难以对付的。

  ——《荷马史诗》

  “复制人”发动了血腥暴动,反攻“造物主”。

  1982上映的《银翼杀手》,剧情是从2019年11月开始的。当年并不叫座的烂片,却出奇的与现实发生了融合。

  2019年,基因工程,智能算法,获得空前发展。美国的扎沃斯教授与一位名叫安提诺利的意大利专家合作,正在鼓捣着克隆出一个人来;人工智能Pluribus在德州扑克击败人类,完成了智力二次进化,这标志着人工智能从两人世界向多人世界拓展,机器正在社会化……

  在这个新的时代,文人、政客、学者、商人,将退出舞台的最中央,取而代之的是科技能力者。

  基因工程+人工智能——人类搞出来的“复制人”会更完美,聪明,强大?;蛐淼炔坏浇说母粗迫思宸垂?一个实验的失败,或者一个科技狂人的报复,都足以将人类文明毁灭……

  这超出了任何一个国家政权、组织机构的风险应对。目前看来,只能寄希望于“科技向善”。

  可是,这玩意儿靠谱吗?

  01野蛮

  “我有数行泪,不落十余年。今日为君尽,并洒秋风前。”

  公元七八五年夏,蔡州,几个野蛮的叛军士兵勒死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。这位被勒死的老人,就是一代书法大师颜真卿;这首绝唱,是一个名叫怀素的僧人挥笔写下的。

  先是“安史之乱”,后是藩镇割据,颜真卿生逢唐朝由盛至衰。那是一个伟大的时代,但抵不住乱世的污血。

  野蛮与人类社会的文明进程,如影相随。

  当罗马士兵闯进门来,阿基米德正在研究几何图形,沉浸在科学思考中。他提醒侵略者不要踩坏他画的图,求侵略者待他运算完再下杀手,但罗马士兵立即用剑刺穿了老人的身体。

  人性善恶是哲学的重大问题,亘古以来争论不休,人类把希望寄托于文明对野蛮的扼制。

  但实际上,野蛮并不仅仅发生在低阶文明的反攻。

  大航海时代,达·伽马在印度洋掳掠了一艘非洲摩尔人的商船,抢劫了财物后,他下令放火烧船。船长苦苦哀求:“我们是举手投降的,并没有丝毫反抗,请你凭着人类的良心看着办吧!” ?达·伽马坐在自己的船舱里,通过舷舱欣赏大火吞噬商船的景象,看着妇女紧紧地搂住儿童,用最动听的语言哀求饶命,最后下令开炮轰击,把熊熊燃烧的船沉入海底。

  人类进入近代社会,野蛮与文明的争执更加激烈——国家政权成为战争机器。

  一战前,英国以《大宪章》、个人主义和市场经济塑造了一套政治秩序,是世界文明的中心;德国以普鲁士式的集体主义为基础,以民族复兴为使命,依靠军事力量试图逆袭。

  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的德军,是充满幻想的热血青年,他们怀着“英雄”幻梦,迫切希望为国出征,走上战场。

  02进化

  人类正在攻坚的技术都在为“超级大脑”服务:计算存储一体化正在突破人脑和电脑之间的界限;大规模图神经网络算法让AI从感知智能向认知智能跃进;量子算力最终将提升“超级大脑”的总体算力,实现算力跃迁;新型基础物质拓扑绝缘体、二维超导材料的研发,会让这个大脑更优秀……

  一个文明的建成,仅仅依靠个体的智慧是不够的,还需要整体性的社会协作。

  “超级大脑”已经有了,“神经网络”正在形成:定制化芯片越来越简单,强智力节点将会越来越多;工业互联网的超级融合,IoT设备又会实现爆炸式增长;5G、云计算、边缘计算将推动“万物互联”指数增长……

  每天人类有数十万个IC智能节点接入现在的智能网络,如果智能网络的节点这样发展下去,很快就会超越人类的神经网络节点,从而实现整体的智力“质变”。

  比特币诞生以来,人类对区块链重构生产关系充满了幻想。但实际上,区块链更加适合为智能网络建立“社会秩序”。

  智能网络是数据的世界,处理数据是硅基文明最重要的基石,这里面数据的稳私,数据的秩序,数据的协作,数据的合约;区块链由于它的去中心化、透明化、可溯源性,是解决数据关系的最好裁判,它的智能合约体系,它的数学契约概念在这儿都有用武之地。

  人类的进化,已经跳跃到了数字世界;不论是碳基生命与硅基生命之间的迭代,还是基于基因工程的克隆人,都已经准备就绪。

  人类会以造物主的身份参与这个进化。

  03The One?

  2012 ?年,微信拿下了两亿用户。马化腾出去演讲,说了很多,大家都没记住,只记住了一句话——移动互联网最先规?;目赡苁且贫蜗?。2014年,网络游戏收入占腾讯总收入比重为56.7%。从那时起,腾讯加大了游戏布局。

  几乎没有人可以否认,腾讯是一家游戏公司。

  但事情正在发生变化——2016年之后,大量的科研人员涌入腾讯,一些博士生还在读就已经有人建立联系;跟工程人员一样,科学家也挂着工牌在深圳的几栋大楼里穿梭;原本公司的白板上只有产品的排期,现在有的写满了公式;他们没有被下达KPI的任务,甚至被定为5年不考核……

  这家公司开始弥漫着一股少有的浪漫气息,过去他们总要为争取资源“吵吵吵”。现在情况变了,只要是对于人类有价值的,公司是愿意去投入的,哪怕是十年没有结果也不怕。

  这个变化似乎顺理成章。那个爱好天文学的小马哥,在2016年提出,腾讯应该是一家科技公司。他和他的腾讯公司要去追逐星辰大海,仰望星空……

  作为航天通信技术委员会副主席单位,腾讯不仅参与探讨技术标准,还和国内多个合作伙伴一起探索低轨卫星互联网的建设与应用。在马斯克用SpaceX的“星链”小卫星接入互联网发Twitter ?的10个月前,2018年12月,科学家们发射了一颗低轨卫星,在中国首次链接上卫星“WIFI”。一个月后,他们登录微信,写下诗句,信号从1000公里外的太空传来: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

  腾讯组建的AI Lab,立志攻克终极难题——通用人工智能。他们做出的 一款围棋AI,毫无悬念地击败了腾讯围棋高手。

  “科技向善”的口号也在2019年11月官宣。它最初是由腾讯主要创始人、前CTO张志东在2018年1月提出,过了一年也没有被正式确认。最大的疑虑集中在,“喊这个口号,做不做得到?”

  马化腾也是犹豫再三,最终经过一次四个小时的务虚会,与总办成员深入讨论、争议之后确定下来。这意味着,腾讯将失去很多赚钱的机会,很多事情就不能做了。这更大的意义在于,向善不只是腾讯人的自我约束,还包括面对科技作恶的野蛮行为要舍身“护法”。

  04未央

  人虽然自私,但最终也会贡献于社会。

  比如,一个人做鞋子并不一定是想做好鞋子,而是想养活家庭;但想养活家庭,鞋子就要做得好一些,最终还是做好了鞋子。所以向善肯定是对的,是一件好事。

  ——亚当·斯密的《国富论》

  国富论已经失效。尤其是,人类大众没有鉴别“鞋子”质量的能力,甚至没有机会参生产、消费、使用的任何一个环节。

  500年前的科学革命,带来了人类文明的快速进步,让人类拥有上帝的力量,也可能会带来毁灭。

  把命运寄托给“向善”,显然是有些儿戏的。

  去年12月份欧盟正在调查谷歌公司收集数据的问题。在此之前,欧盟已经对谷歌开出总额82亿欧元的三次???。“不作恶”的谷歌赢踏过了道德和法律的底线,谷歌说「不作恶」也不完全做得到。

  Facebook也是丑闻缠身,直到现在也没有彻底摆脱并重新赢回大众信任?;チ贝目萍季尥?对用户的侵犯还停留在泄露隐私等数据滥用的行为。但下一个时代,要比这危险的多。

  特斯拉CEO马斯克忧心忡忡:“机器智能比核能更恐怖。”

  不论人类是否已经准备好了,新的时代正在来临。对于人类文明的未来,先知的预言和科学家的预判都充满悲观情绪?!度死嗉蚴贰纷髡叨聪ち巳死喙?也看到了尽头,却给不了出路。他在结尾只能喟叹:“人类是不是只是一种低等的碳基生物,只是最为未来硅基生物的一种过渡物种?”

  我们需要腾讯的科技向善,我们需要马斯克的忧忧心忡忡……

  文|星际密探